任正非、柳傳志、姚振華等大佬們的2019 活生生的中國經濟圖譜!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 中性
來源:證券時報 時間:2020-01-04 09:33:00
就在碧桂園的楊國強凝神靜氣在總部研發機器人的時候,孫宏斌依然在買買買,不管是什么輪,最后一輪都是孫宏斌輪。

原標題:任正非、柳傳志、姚振華……大佬們的2019,活生生的中國經濟圖譜!

  大佬們的2019年,真是活生生的中國經濟圖譜!

  有一些老企業家謝幕了,比如柳傳志。

  有一些還在舞臺上,但是很狼狽,比如朱新禮。

  有一些是自己走下舞臺,比如戴志康,很難判斷他是否還能回到舞臺。

  有人繼續得意,高歌猛進,比如孫宏斌。有人蟄伏,又試圖鬧出新動靜,比如王石。

  他們得意,他們失意,他們遺憾,他們超越,他們畫出了中國2019年的經濟圖譜。

  更替

  就在碧桂園的楊國強凝神靜氣在總部研發機器人的時候,孫宏斌依然在買買買,不管是什么輪,最后一輪都是孫宏斌輪。

機器人相關股票有哪些?

  2019年11月27日17時20分左右, 北京使館壹號,西裝革履的孫宏斌,和穿著休閑裝的環球融創會展文旅集團董事長鄧鴻共同與媒體見了面,融創中國153億元收購云南城投旗下兩子公司51%股權。孫宏斌說,這筆交易談了一個多小時就定得差不多了。截至2019年11月,融創的全口徑銷售金額達到5005.7億元,超過保利地產約800億元。在權益銷售金額榜單上,融創排到了第三,萬科之前。

  孫宏斌是個有大志向的人,并購不僅能買來便宜貨,還能買來規模。

  2003年7月,“中城聯盟”在重慶召開例會,還是順馳地產老板的孫宏斌當時在會上發言:“順馳的目標就是全國第一,也就是要超過在座諸位,包括王總?!蓖跏瘜λf,絕不可能。2004年8月7日夜,在“地產精英博鰲論劍”論壇上,王石和首創劉曉光、華遠任志強聯手發難孫宏斌。會議第二天,孫宏斌緩過神來,面對數百聽眾,大聲疾呼,“只要你自己認準了方向,就別管什么大腕,別管什么人物,對你怎么說,讓你怎么做,走你自己的路。盡管順馳曾經走得很艱難,但走過那一段,我們就輕松了,在暴風雨中,順馳就要成為參天大樹?!?/p>

  2014年融創業績發布會后的宴會上,孫宏斌唱了一首《朋友》,據說還不錯。就像這個歌名一樣,孫宏斌打造了一個耿直爽快人設,朋友遍天下。但是很多年后,孫宏斌的朋友圈里,看不到王石、任志強,以及和他們要好的潘石屹等人。第一波做地產最出名的人中,任志強早就從地產公司退休了,潘石屹去年將壓艙底的資產都賣了,連他負責的共享辦公也已出售,專心玩起了攝影。王石也從2017年6月30日辭去萬科董事會主席職務,淡出了地產圈兒。孫宏斌當時的豪言,只實現了一半,超過萬科實現了,但是沒有成為行業第一。

  這一年,將多個項目賣給孫宏斌的王健林也沒閑著,他好像從資金短缺中走了出來,回血之后,又到處去宣布幾百億的項目,但看來,這種模式已很難玩得轉了。多年前,王健林就將《苦行僧》唱出了專業水準。

保利地產應付短期債券?

  嘗試

  孫宏斌有一個夢想,躺在融創的房子里,看著融創的電視和視頻產品,得空在融創的文創類地產里休閑一下。

  為此,他和山西老鄉賈躍亭有了交集——并購樂視。有人打賭,孫宏斌不會放著樂視網不管,但現實情況是,孫宏斌管得不多,該死的就讓他死,說明孫宏斌是一個能算大賬的人。這一點,賈躍亭就做不到,他想做的太多了,危險來臨也不舍得放棄。孫宏斌曾經對造車也有興趣,后來沒有做,賈躍亭后來全力以赴造車。

  賈躍亭還把造車夢傳給了恒大許家印。許家印和賈躍亭分手后,開始了大鳴大放大造車的模式。2019年10月15日,恒大新能源汽車集團與15位設計大師在深圳簽約,提出的要求很高端,第一要大氣、帥氣、銳氣、靈氣;第二要現代感、科技感、時尚感、藝術感;第三要帥、要酷、要炫、要靚;第四要頭美、尾美、身美、頂美。估計一看這些詞兒,設計大師就知道這碗飯不好吃。

  2015年和王石發生過沖突的姚振華,前年從萬科大撤退,去年年末持股不到5%,帶著數百億元的戰利品,也在努力造車。據說姚老板造車不大順,造電動車可不容易,畢竟蔚來汽車、小鵬汽車等電動車做得也不順。電動車老師特斯拉如今在上海投產,價格也降了下來。做電動車的賈躍亭的道路也不會容易。除了宣布破產,他去年還離了婚。賈躍亭唱過一首《野子》,演繹到了骨子里,他的路子就是這么野。

  估計在這些大佬眼里,電動車是房產之后,容量最大、最能賺錢的行業了。去年汽車行業不景氣,62歲的龐青年流年不利,南陽當地一個黨報報道青年汽車水發電之后,引來全國媒體討伐,差點讓這個老路子騙地方政府投資一次。

  跨界

  截至去年12月12日,華為心聲社區披露的數據顯示,任正非共接受了國內外總計37次媒體專訪。

  平均不到兩周就接受一次媒體采訪,自華為1987年成立以來的前31年里,任正非有官方記錄的采訪僅為6次,其中主要集中在2013年-2016年。任正非做什么事情都是有原因的,他去年頻頻接受采訪,這是一場公關戰,和公司所處的行業險境有關,被美國卡脖子可不是一件小事兒。此前幾年接受采訪,則是因為公司涉足了To C市場,要走近消費者,他打出租車去機場的照片也在那個時間段傳了出來。

  和柳傳志相比,任正非成名更晚,但聲譽更隆更長久,他更隱忍,更長于布大局、調整、戰斗火力十足,一旦認準目標,就拼死也要啃下來。股權捆綁,他旗下戰將無數,橫跨了好幾個時代,還活躍在一線。他的女兒—孟晚舟,一度被傳出要成為華為接班人,現在已經辭去董事職位。

  企業家的生命周期是個有意思的事情,有人將衣缽傳給子女,有人將衣缽傳給欣賞的職業經理人,柳傳志的女兒就創業去了滴滴。他去年退休選的職業經理人是寧旻。有人曾經揣測,假若孫宏斌在聯想沒有走,他接班的話,聯想是不是會比現在更強?至少從截至目前的經歷來看,孫宏斌善于利用資金、尋找商機,他在技術上的追求不高。

  比任正非成名更早的張瑞敏去年在70歲關頭做了一個決定,將海爾電器私有化,有可能在港股集體上市。海爾是大公司中少有的集體所有制,張瑞敏也是少有的常青樹,如今海爾規模龐大,勇于嘗試,張瑞敏要做新的結構調整,創造新活力。比張瑞敏晚一輩的董明珠,去年喜獲豐收,打贏了和雷軍的賭,還是格力電器416.6億元混改的最大贏家,束縛少了,讓人高興也隱隱擔憂,她曾在股東大會上痛斥股東,曾經試圖注入銀隆新能源,后來被股東大會否決。在老一代家電企業中,張瑞敏的日子雖然比不上格力、美的,但已算是好過的了,那些做黑電起家的,反復被沖擊,日子過得都不容易。

格力電器固定資產周轉率?

  黑電不容易,電腦不容易,只要是能被手機替代的,都不容易。早年是賈躍亭和雷軍做電視,現在連華為也都跨過來了。

  這些年不知道為什么,巨頭都喜歡跨界了,原來不搭界的公司也都肩碰肩了。比如華為開始做手機,雷軍的空間被擠壓,做手機的很多公司都不行了,魅族的黃章去年徹底撕破臉罵辭職的員工李楠,一下子名聲掃了地,這也是公司業績不佳才會出現的情況吧?阿里也開始大力做云,又跟騰訊阿里掰起了手腕,現在又開始做電視和臺式電腦,電腦是柳傳志的傳統優勢領域。

  名聲有所下降的還有當當的李國慶夫婦,兩人曾經是恩愛夫妻、創業伙伴,在節目上偶爾也互相暴露一下分歧,等要分手打離婚官司了,外人才知道兩人分歧這么深,劇情這么狗血。李國強當年曾經說過京東跨界對其影響甚大,如果京東沒有介入圖書環節,當當日子好過一點,李國慶夫婦去年還會鬧得這么僵嗎?

  傳承

  一開始黃錚不被人理解,現在成了一個現象級人物。

  拼多多一直拼得很厲害,社交砍價迅速上了規模,現在動不動就是百億補貼。連阿里都看不下去了,聚劃算重新被拿出來,也做百億補貼,此前也曾贊助過江蘇衛視、北京衛視的2020年跨年演唱會,還是B站2020年跨年晚會的獨家冠名商,還準備贊助春晚,就是硬杠起了拼多多。既然拼價格低,那就打價格戰吧,阿里系擅長血戰。

  和黃錚PK的,是阿里47歲的張勇。55歲的馬云去年在阿里20周年晚會上,戴著小臟辮,魔鏡蒙面,手里抱著他親愛的電吉他,唱了一首《怒放的生命》,這是他的辭職演出。此前他選了好幾次接班人,最終張勇接過了他的衣缽。

  臨近年末,陳睿的B站一場跨年晚會,把好多電視臺,以及視頻節目平臺臉都打腫了,這些年已經很少有這么交口稱贊的晚會了。住在杭州的李子柒,打通了海外,發現中國文化一樣可以玩得轉。星期六這個很一般的公司14天漲200%,以一己之力又讓網紅這個詞兒成為炒作對象。錢治亞做了瑞幸咖啡,是繼共享單車之后又讓全民討論的一個品種,我們一般認為技術產生一些公司,實際上一個生意模式也可以。

  現在共享單車還在燒錢,不過燒錢的主角已經到了巨頭手里,滿大街的紅色,慢慢變成黃色。美團好像無所不能,正在一個APP上拼命加料,2019年第三季度中國通過在線酒店預訂平臺預訂的國內酒店的訂單中,美團占比達50.9%,行業占比超過5成,攻占的都是別人大本營,用戶粘性不斷增加。美團將來肯定還會跨界。

  將對公業務拆分給多年合作伙伴的360,去年宣布要做對公業務了,重新組建了業務團隊,周鴻祎說,對公業務要迎來爆發期了。王興也這么說過,去年京東、阿里、騰訊都在發力對公業務。被父親歷練的王思聰去年不順利,他被限制高消費,有消息說他母親看不過去,出手幫了忙,看來和王思聰做生意還是靠譜的一件事兒,至少有人有能力在危急之時幫忙。對王思聰的失敗,周鴻祎倒是很大度,要人們包容失敗,否則就不敢真正創新。

  周鴻祎勸公眾包容的還有羅永浩,年輕人的思維導師,幾經掙扎,他在手機創業宣布失敗后,又進入電子煙行業,無奈又遇到政府對電子煙線上渠道整治。去年電子煙行業是少有的風口。耿直的宗馥莉還在接班的路上,她已經批評父親獨裁,批評原來的代言人太老了,這些在海外留學的人,說話做事的派頭就是不一樣。去年湖南衛視雙十一挽回,蘇寧創始人張近東之子張康陽的壓軸登場,這是他首次以蘇寧控股集團副總裁的身份出現在公眾視野。孫宏斌的兒子孫喆一,也在歷練中,去年2月21日接手了融創文化集團總裁位置,開始獨當一面。

  2019年,商業教父有的退休,有的還在興頭上,有的已變成活化石,只被一個時代記憶。人們總想提高自己的生命周期,在競爭中占到C位。而占了C位很多年的馬云執意要去,追隨了他喜歡的風清揚。年輕的商業領袖正在發現新的事業,展露頭角,年輕的創二代正在辦公桌前學習,學習領導成千上萬人的本事,有些職業經理人已經得到真傳,他們各有各的精彩。

分享到:
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比分